央企总部从北京搬到雄安新区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2020-09-07 07:44:34来源:本站编辑:admin

  伴随着“雄安新区”概念的出世,除了房子和概念股,央企搬迁也是大家关注的一大热点话题。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4月4日至少有40家央企表态支持雄安新区建设。其中不乏有如中船重工一样积极表态要迁址雄安新区的央企。

  在2003年至今的14年间,央企数量从196家减至102家,但是数量减少并未改变它在全国的分配,这一点上我们从央企总部的分布上做对比。

  这里我们分别统计了2010年(央企总数123)和2017年4月(央企总数102)的央企总部分布情况如下:

  根据公开资料,北京的总面积,约为全国面积的六百分之一(1.71‰);北京的总人口,约为全国人口的七十分之一(1.58%)。按照面积均算,北京的央企密度是全国的459倍;按照人口计算,北京央企的密度,至少也是全国的数十倍;按照GDP计算就更不用说,北京央企GDP远远超过全国。

  2010年至今,虽然北京的央企在数量上明显下降,从2010年的96家下降至2017年的80家,但从比例上来看北京依旧拥有高达78.43%的央企总部,相较于2010年78.04%,整体占比还有所上升。

  这期间,2010年就有央企总部迁出北京的声音,之后国家亦出台如疏解非首都功能等相关政策推动央企外迁,但是时至今日央企总部数目在京的占比不降反升,央企总部真的能离开北京么?

  在1978年以前,我国没有除国企以外的企业的,并且当时国有企业经营惨淡,三分之二以上的国有企业处于亏损状态。

  1978 年以后开始引入“股份制”概念,开始出现除国企和集体企业以外的民企和外企。时任总理提出了三年国企脱困的目标,拆分具有企业职能的部委,一手缔造了南车北车,联通电信等今天耳熟能详的中央企业。在经历了4000万国企员工的下岗潮之后,最终保留了191家中央大型国有企业。

  2003 年国务院设立国资委用于管理这些大型央企,并在2004年11月发布《关于公布中央企业主业(第一批)的通知》,至此第一批的央企正式面世了。如果将这份文件看做央企诞生的标志,那么央企至今也才13岁,还很年轻。

  例如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正式组建于1982年,其前身为原国家建工总局;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成立于1999年,其前身源于1956年成立的我国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成立于1999年,其前身是二机部、核工业部、中国核工业总公司,由100多家企事业单位和科研院所组成。

  央企之中,很大一部分很多原身就在北京,并且它们的职能上不少涉及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比如军工、电网电力、石油石化、电信、煤炭、民航、航运等行业,政府必须对这些关乎国家命脉的央企进行绝对控制。

  众所周知,央企本身就带有很大的政治色彩,从建国开始,央企就在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2008年央企创造的利润甚至占到了国有企业创造利润的80%。在近几年央企总部的变化中,有的是受到央企之间的兼并重组或是战略转移的影响而搬迁,也有受到工程影响而进行的搬迁,但是它们大多数还是去了北京。

  例如,原本位于湖北武汉的央企中国长航集团原来由国资委直接监管,之后并入了中国外运长航集团,而后中国外运长航集团整体并入招商局集团,原有的央企总部管理职能划归新集团,总部经历了“湖北武汉→北京→香港”的变迁。

  同样位于湖北武汉的央企葛洲坝集团,原来也是属于国资委直接监管,之后并入了中国能建,总部地址发生变迁 “湖北武汉→北京”。此外,还有位于陕西西安的中国彩虹集团被整体划入位于北京的中国电子信息集团,位于湖南的长沙矿冶研究院后来也成为了中国五矿集团的子公司,它们的总部均由原地址变迁至新集团的总部所在地——北京。

  唯一受到工程影响发生总部搬迁的央企为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原总部地址位于湖北宜昌,后因三峡工程建成而将总部搬至北京。

  笔者注意到,虽然在2015年8月,北京市发改委公布《北京市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2015年版)》,明确提出北京全市“禁止京外中央企业总部新迁入”,但是央企之间的兼并重组或是战略转移产生的搬迁,似乎并不属于这一范畴。

  但整体上而言,央企总部在全国的空间布局很大程度上受到国家区域政策的影响,相对应的央企总部的搬迁,亦受到国家政策的牵制。

  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以及疏解非首都功能等相关政策的推进,国企或是央企的搬迁似乎已经是箭在弦上。但实际上国企或者是央企的搬迁,更多的是把它的一些制造业基地往外搬迁,对于总部而言,还是会放在北京。

  典型的如国企首钢搬迁的例子,它可以把首钢的生产车间搬到天津、河北或者其它地方去,但是它的总部依旧在北京。

  并且,首钢搬迁之后它留在北京的地方还将进行产业进化,2014年9月北京市发布《首钢老工业区改造调整意见和实施计划》,表示将花2000亿改造面积约9平方公里的首钢老工业区,全面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培育“高精尖”产业的新首钢高端产业综合服务区。

  另一个例子,就是对于迁址雄安新区非常积极的中船重工,有新闻指出“中船重工拟迁业务入驻雄安新区,总部仍然留在北京城”。

  从上文的一些举例和分析来看,央企总部离开北京有着不小的难度。尤其一些涉及到国家经济命脉的央企,离开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更何况对于已经在北京扎根多年的央企来说,已经在北京投入了不小的资本。其中包括大多数央企总部在北京拥有自建的大楼或者是属于自己的办公大楼,以及央企的很大一部分员工户口落户在北京等等沉淀资本。

  另外,央企是属于中央的企业,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央企不仅带有经济功能,更具备有一定的政治功能。而北京是国家的政治中心,对于央企来说,总部在京,近水楼台,无论是参加重要会议还是获知政策信息,央企都有相当的便利。这种行政优势,是地方上的企业无法比拟的。行政优势可以转化为市场乃至财政惠利,从而使京城央企更具市场竞争力。

  ①有明确的政策指令,合适的央企响应国家大政策的号召,如西部大开发这种等级的政策而进行的搬迁;

  这几种情况,①和②是现阶段的央企总部搬迁主流原因,③和④上需要的时间和它们发生的可能性都无法预估。但从国企改革和推动市场化的角度讲,③和④似乎是未来实现央企总部在国内均衡分配的的充分必要条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